•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更多精彩

    遙遠的小山村

    2019-06-17 21:46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泉水 閱讀:566

    遙遠的小山村

    經過九個多小時的顛簸,傍晚時分,客車在大山深處的一個小鎮停了下來。我們下車后,還沒有來得及看一下周圍的景色,就上了當地的用來出租的小面包車。面包車司機熟練地駕著車,在積著厚厚積雪的山間小路上急馳著,車輪翻起的雪沫遮蓋了兩側的車窗。飛快的車速嚇得妻子一次次要求司機減速慢行,司機只笑著說:外地來的吧,我們已經習慣了,沒事的,放心吧。己經記不清車子拐了多少個彎兒,在駛下一個高高的陡坡后停下來了。

    這是長白山腳下的一個小山村,小村面山傍水,一條大河在小村的左側拐了一個S形后向東北流去。河面上己經結冰,但還有幾處沒有結冰的地方,嘩嘩地流淌著,河上方彌漫著水汽。村中幾縷炊煙正在緩緩升起。遠山、近水、人家,似畫家筆下的童話世界,溫馨、恬靜。

    事前已經通了電話,姐姐家早就知道了我們今天會來,我們一下車,家里己經做好了飯菜。坐在朝鮮族的火炕上,圍在桌前,喝著山里人釀的高度酒,嘮著一路的感受,我不知不覺有了幾分的醉意,醉于酒的濃烈,醉于山里人的豪爽,也醉于親情的溫暖。

    第二天的中午,妻子提出要出去轉一轉,我也正沒什么事,我們就走出來。踩著厚厚的積雪,我們在幾排民居間徜徉著。一群小雞在屋前的稻草邊旁若無人地啄食著,幾條黃牛臥在牛欄外,有節奏地蠕動著下唇,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我們這兩個陌生人。一條小花狗向我們狂叫了幾聲后飛快地跑回了自家的院子。“這里怎么這么多空房子?”走了一會兒妻子好奇地問。

    我用心看了一下,的確,在這個只有二十多戶人家的小村中,有一半以上的房屋是空著的,長滿蒿草的庭院、緊閉的大門、銹跡斑駁的鐵鎖,給人一種蕭索的感覺。村邊幾家老式的茅草房因年久失修,已經東倒西歪,似乎一場大風就能吹倒一樣。在村里轉了一圈,我們順著路向東南山角下的一個村子走去。也許是第一次走的原因,也許是一種錯覺,本以為兩個村子之間不會很遠,但走起來卻很遠。這個小村子就座落在山腳下,村子規模比我們住的村子大了些,時爾有幾個村民走出來,或是倒垃圾,或是抱柴禾。多數情況下,他們以疑惑的目光看看我們,然后迅速地回到屋里去了。一路上,我們見到的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年輕人也許正在哪個麻將場上玩樂,或者沉浸在網絡中;更多的可能在遙遠的異鄉拼搏著、奮斗著。

    從這個村子出來,看看太陽還很高,我們就沿著山腳下小路拐向了西南。在這冰天雪地之中,路上幾乎沒有人走過的痕跡,雖然雪很厚,但已經凍得很結實了,足以承載一個人的體重。我們踩著厚厚的積雪,已沒有精力再去欣賞山區的景色。偶爾從不知什么地方驚起的山鳥從我們身邊掠過,彩色的羽毛在陽光下劃出一道彩虹。這時,一隊牧歸的牛讓我們停下了腳步。的確是“一隊”,因為它們排著整齊的隊伍,一個接著一個地向我們村里走來。沒有人引領,也沒有人驅趕。幾十頭牛按照同一個節奏,沿著同一條線路向村中走著。走在最前面的牛看到我們,就停下了腳步,后面的同伴也跟著停了下來,一對對眼睛疑惑地望著我們。妻子說:“我們擋了它們的路了。”原來它們來回走著的只是很窄的一條,這一條路上的雪已經被踩實,留下了深深淺淺的腳印。它們是怕沒有走過的地方不安全,才這樣踏著舊痕排著隊走著。明白過來,我們急忙讓到了路邊。牛們從我們的身邊依次走過,只有幾只小牛在路過時目光有些驚慌,其它的都那樣悠閑,安祥。仿佛是我們闖入它們的領地,打擾了它們的行程。看著牛們迤邐走向村里的背影,我不由想起看到過的沙漠駝隊的照片,只不過這里是一片白茫茫的雪的世界。

    走到山的西南角,我們沿路向北折回去,當我們走進又一個村子時,村容村貌讓我們一陣興奮,這個村子的房屋幾乎是一個模式,統一的白墻藍色的彩鋼瓦,包括院墻都是相同的樣式。后來聽說這個村子是鄉里打造的一個休閑旅游項目,還有一些相關的項目正在籌建當中。這個村子有近百戶人家,村前是平整的稻田,村后面是一條大河,地理位置得天獨厚。我們從村中走過,小村一覽無余。靜靜的小村莊,很少能看到幾個行人,也有很大一部分的人家鐵鎖把門。

    回到姐姐家時,太陽已經快落山了。吃晚飯時,閑談中才知道,我們最后經過的村子是朝鮮族村,這幾年,多數人到韓國打工了,掙來錢在城里買了房,有的把老人也接走了,老人在的,逢年過節回來看看,老人不在的,這里只有老屋還在,成為記憶中的一絲溫暖。

    在回家的列車上,看著那么多行色匆匆的身影,我知道有許多人的方向是背對著鄉村的,所以才有了那么多消瘦的村莊。列車在遼闊的關東大地上奔馳著,小山村離我越來越遙遠。城鎮化是社會文明進步的標志,也是社會發展的必然。我只是擔心,那些留守的老人能撐起鄉村的未來嗎?但我堅信,無論怎樣發展,鄉村不會消失,那里有我們剪不斷的鄉愁,那是詩意的遠方。

    猜你喜歡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贵州快3开奖号码今天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重庆时时宝宝计划 快吉林快三精准计划群 电玩城注册送28元 配资网 送20元棋牌游戏平台电玩 王者荣耀芈月 cos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成都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 三国彩票三码中特 哪个棋牌有二人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