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更多精彩

    《求醫》

    2018-12-20 02:44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這波不虧 閱讀:3945

    一、

    老中醫被西醫抬了出去,說是害了精神病,便了無音訊了。他總是不住喃喃:“罪惡自心頭,無救也~”

    一道明媚如深紅骨髓的陽光灑進了會議室的窗。

    王雄是人民醫院的首刀,他正神采奕奕地站在醫院的會議室中。他眉飛色舞,提出自己對手術獨到的見解,他的聲音渾然有力,他的紅潤臉蛋在陽光的折射下閃閃發光,盡顯他人民醫生的光輝。

    “眾所周知,做移植要的就是精細,下場腦移植用上我最新引進的歐洲顯微手術臺再合適不過,配合上我二十余年的臨床經驗,沒有什么能難倒我。”笑容洋溢在王雄的臉上,燦爛無比。

    “說得好!”坐在首座的院長將手機熄了屏,塞進口袋里。然后站了起來,拍掌大喝。他的面容同樣仁慈,干癟的皮膚密布皺紋,卻閃動著光芒。

    “good!”一個大鼻子、藍眼睛、金頭發的男人站了起來,他也咧嘴笑著,他其實聽不懂王雄在說什么,不過這都不重要。他笑著,心里唱著歡歌,摸了摸口袋中鼓鼓的錢包。他是這次顯微手術臺引進項目醫院的合作方。

    會議室響起了整齊劃一的雷鳴般的掌聲,久久不息。

    掌聲竟慢慢變得刺耳。

    “鈴鈴鈴”盡管這掌聲是如此的震耳欲聾,王雄還是敏銳的聽到了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他皺著眉笑著,他仿佛聽到了金銀在不斷碰撞發出的“叮鈴”脆響。

    王雄徑直走出了會議室,陽光將他的雪白大褂映得蠟黃。

    “老王,醫藥部今年的指標做了一下調整。”電話里傳來一陣急切的聲音。“什么?李雜毛你快快說來,少給我賣關子!”王雄一陣咆哮,如雷般的吼聲四下席卷,卻沒人聽到,墻上掛著的幾面“救死扶傷、妙手回春、華佗在世”的錦旗倒愿意做他的忠實聽眾。

    “下調了三個百分點。”電話里的聲音有些無奈,王雄聽了暴跳如雷,他把手機一把砸向地面。“啪”的一聲脆響,手機粉身碎骨,王雄沒有看地面,但他胸前一張印有“醫院骨干”的牌子卻將地上的慘不忍睹一覽無余。

    王雄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身子一顫,猛地蹲下,在地上狼狽地翻找著,直到摸到了一張手機卡,他才松了口氣,走出了醫院。

    陽光燦爛如肝癌晚期病人肝上的黃斑點點閃耀著,王雄伸手捂眼,陽光卻透過指間鉆進了他的眼里……

    銀行的門口,一個男人倒在地上,血從他的腹部源源不斷地流出,他一手捂肚子,一手拿起手機。他先撥了120,“喂,請救救我,我在銀行的門口被歹徒捅了。”那邊接線的護士正嗑著瓜子,她不耐煩的說道:“歹徒?這不關我沒的事,你打110去。”說完,便掛了電話。男人一陣絕望,他感覺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止了,但他的腹部卻流血不止。

    他只好撥出了110,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好久,他覺得。電話那邊終于傳來一聲:“什么事?”接線的人打著瞌睡。“我被歹徒捅了,請救…救我。”他面色慘白,斷斷續續地說出了這句話。“你被捅了不打120?打110?”那頭只傳來了一聲,屏幕便黑了。男人絕望的閉上了眼。這一切一共持續了14分鐘,男人最終一命嗚呼。烈紅的夕陽拖著男人的血與幽怨不斷拉長,流成了海河……

    王雄匆匆路過銀行門口,走向手機店…他可是分分鐘上上下下幾千萬的男人,沒了手機,跟沒了命一樣。買了新手機,他很滿意,劃開屏幕,一條條新聞映入眼簾。“12歲小學生捅死母親被釋放,他理直氣壯:我殺的又不是別人,我殺的是我媽。”“哇哈哈哈~”王雄捧腹大笑,笑完便打起了電話。

    二、

    老中醫被西醫抬走了,莫名其妙。

    有個老人曾去老中醫哪兒看過病。老中醫號了脈說:無大礙,少吃鹽、糖;多散步。老人欣慰的走了,他能長壽,他一直想。

    老頭子“走”后沒多久,老中醫就被抬走了。

    一張枯黃的紙片在空中飄著,上面有著一段文字,如下:

    1967年8月7日 日記 晴

    今天爸爸又招人了,他說公司不要大學生,我卻搞不明白他

    為什么要在女大學生中選秘書。今天有的小朋友穿上了棉襖

    了,但是我并不覺得冷,天上的飄來的雪花化作水滴進嘴里

    冰冰的…

    一道狂風刮來,紙刮跑了,再也找不到。

    一轉眼,天已經昏沉。這天晚的奇早,好像被“噗”地吹熄,接下來是無邊的黑壓下境來,城市的喧鬧也被緩緩吞沒、平息。

    一只飛機飛過,在空中留下一道美麗的弧線,它就這樣飛走了,唱著歡歌,到另外一個神秘的地方去。

    凄黑的夜里卻有一抹鮮紅格外刺眼,那是一個流著血的十字架,它象征性的長存。

    一個通宵打游戲,心動過速的少年穿過了無邊的黑,煙與酒的氣息充斥著街角,垃圾箱里也有無數歡歌。少年只是閉著眼,捂住口鼻,飛奔向十字下的大門。

    他沖進了慘紅的十字里,卻松了口氣。

    他排隊掛號,一切水到渠成似,最前頭的老阿婆不識字,填不了信息卡和病歷本。她哀哭著被請出了一邊。這個社會可不歡迎文盲,少年鄙夷一笑,他心知肚明真實。

    老阿婆走了,少年前面的一對夫婦也沒有高興一下。看著他們懷中面色泛黃的嬰兒,少年知道,排隊吧,除非你家里有個什么局長廳長,不然賣了你家里那條老牛不頂用。

    對啊!他靈機一動,不行!他又愁眉苦臉,他搖了搖頭,又搖了搖。他還是排隊,直到看到窗口里那張哈欠連篇、欠打的臉。

    他感覺心跳得好快,是快了。但那人手上的動作卻慢得跟龜似的。他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但他又沒死。

    窗口遞出了個本子,他松了口氣。“五塊”窗里傳出一聲長長哈欠拖沓著話語聲。少年眉頭一皺,咧嘴一笑扔了張五元進去。

    心臟跳得飛快,他感覺快要死了,是這樣的。

    少年邁著輕快又沉重的步伐走向急診處。

    老弱病殘都橫七豎八的鋪在過道上,盡頭一個身著白大褂的大夫在打著游戲,他沒看少年一眼。

    “咚咚”心臟敲起喪鐘,震顫身子。

    少年來到了急診處,這是一間狹小的病房。

    他看到一個腎結石的男人正在哭訴自己的痛苦,對面診病的是一個中年女人,她的臉扭成了苦瓜。

    “住院吧”女人淡淡道。“今天該死又是她值班,可憐身上衣正單。”

    她白天被人叫白衣天使,黑夜里她的白衣更白,可她的黑眼圈并不這樣覺得。

    男人走后,少年就坐在了女人的對面,并遞上了本子。

    “你什么病?”女人淡淡道,她雙眼無神。

    “我打游戲通宵,心跳過快,一睡下就跳,鬧得慌。”他本想說,他是在電腦上寫小說,碼字碼到天亮,但想想這是個餓死作家的年代,說出來會被笑話,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哦,那你想干嘛?”女人淡淡道。

    少年感覺室內明晃晃的白熾燈管很刺眼,空氣中彌漫著的消毒水味很刺鼻,但中年女人的聲音卻很淡。

    他還看到一個頭破血流的人突然被醫護人員從窗前推過,他笑了笑,回過神來。

    “我想做個檢查。”少年無精打采。

    冰冷的儀器被貼上了心胸,手上也貼,腳上也貼。

    心臟不停地震,震到五腑,卻悶得發慌。過了多久他不知道,他感覺自己快死了。

    “你沒病,來這作什么?”女人淡淡道,淡的跟杯水一樣。

    “啥?我沒事?”少年頓時“咻”地坐了起來,他大口喘著粗氣,如獲新生。

    “老天有眼啊,今日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少年久久不能平息,但是后來的變故令他平息了。

    他來到了結賬處……

    “二十八塊”一個護士伸出手,不耐煩道。她的心里卻唱起了歡歌,又來個肥魚。

    少年將全身上下掏了個遍,也沒掏出一個銅板。“完了完了,我怕是剛出龍巢,又入虎穴了。他只帶了五元出門,而之前已經用來買本子了。

    “沒錢?你想看霸王病啊?”護士見了少年的窘態怒斥。

    少年眉頭緊鎖,“對啊!”他的眉頭又舒展開了,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心頭一喜,然后把雙手放到背后繃直了臉對著護士厲聲道:“我姑父是你們這兒的主任,你看著辦吧!”少年的心里也奏起了美妙華麗的歡歌。

    “什么?”這句驚呼從護士嘴里說出,又從少年剛才診病的房間傳出。護士的臉色跟狗屎一樣難看,她心頭一驚,“完了完了,我今天剛調來門診部,怕是又要被遣送回住院部了。”

    一個中年女人從診室踱了過來,她的腳步是雀躍般輕快,臉上的笑容是陽光般燦爛,少年還以為他慈祥的外婆來了,他揉了揉眼,發現那實則是剛才替他診病的黃臉婆。

    “這位小友,你的姑父是誰啊?”女人濃濃道,她的嘴角掛起了彎月。

    “我姑父是李雜毛!”少年來了氣焰,昂首挺胸、神氣十足,他就差個黃袍龍椅了。腰板挺得比護士的眼還直。

    “原來是李主任的侄子啊,和他真像,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哈哈,都是儀表堂堂,快請坐。”女人濃濃道,她流露出的激情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炙烤著,夜色溫暖。

    “這個小屁孩,竟是我頂頭上司鐵公雞李雜毛的侄子。”

    “嗯,很好。你們這個,現在知道是什么情況了吧?”

    “哈哈,當然。小友身上沒帶錢嘛,這是小事,我替你出。”女人含情脈脈濃濃道。

    “很好,今天我來視察很滿意。這位醫生你很熱心,忠于人民忠于黨,我會和姑父美言兩句的。”少年負手而立,微笑著點了點頭,傲慢道。

    “至于你這個不為人民負責的護士,我也得給姑父吹吹耳旁風,以后有你好日子過。”少年冷冷道,他的情緒沒有太大的波動,他只是輕輕點了點護士。

    漫步出了醫院,少年松了口氣,這有驚無險的求醫結束了。

    老中醫被西醫抬走了,再也沒有回來。

    明亮如白血病人臉上蒼白透光的月色灑進了窗,烏鴉唱著歡歌,墓碑上跳動著美妙的音符,詩人在吟誦死亡,夜晚奏起了華麗的樂章。

    三、老中醫被抬走了,就不見了。

    在老中醫哪里看過病的一個老人健步走進人民醫院,求醫,拉開序幕。

    老人進去時神采飛揚、健步如飛,出來時卻唉聲嘆氣、愁眉不展,沉重的身軀在地上拖沓,像是緩緩消逝的光芒,黑影越拉越長。

    “血糖超標…膽固醇過高…血壓過高…嘰里呱啦……”聽完大夫的診斷,老人的白發又白了幾分。

    花了錢診病,他兒子是本市一個有名的資本家,總是把一句話掛在嘴邊:“只要能治好,多少錢都行!”

    “掛號費五塊八毛八、檢查費四百八、醫藥費兩千八、住院費……”繳費井井有條,醫生們日日歡歌,老人卻懷念著過往,每況愈下。

    三年過去了…

    “ICU病房里,一張雪白的床上,臉色蠟黃的老人平靜地止了呼吸,他不怕死,但死都不明白為什么……老中醫說過他能長壽的。醫護人員唉聲嘆氣著給老人拔了管子。他們心中在哀嘆:“ICU一天住院費就多少了,老頭子你走的真不應該啊。”

    窗外幾只麻雀“嘰嘰”地叫著。

    去醫院食堂給老人買飯的兒子回到了病房,今天豬肉又漲價了,但他不在乎,他已經背熟了社會生存法則。

    看到了安息的父親,他手中的飯盒“啪”地掉到了地上,里面擠出幾塊留著咖喱汁的、晶瑩的、充滿孝心的、肥碩的排骨……

    他愣了片刻,便失聲痛哭,猛地撲上去撤下的管子抓起拼命地往老人身上插。

    院長在窗外搖頭嘆氣,他聽到病房里一陣咆哮。“不就是錢嘛?多少我都有,我要的是你們這群飯桶救活我爸!”

    聽著聽著,院長也情不自禁的潸然落淚……

    窗外幾只麻雀“嘰嘰”地叫著,唱著春的歡歌。

    一張枯黃的紙片在空中飄著,上面有一段文字,如下:

    感覺冰冰的…媽媽的手現在也是冰冰的,她不再用慈祥的目光

    看我了,我很難過,爸爸抱著另一個姐姐說媽媽是得了癌癥治

    不好,癌癥是什么啊?我長大一定要當一個醫生,但不能像爸

    爸……

    一道狂風刮來,紙刮跑了,再也找不到。

    空中的冷風席卷著更多紙片,承載著更多歡歌與夢想,刮跑在深秋里…

    老中醫一派胡言,被抬走了,說是誤診了好多人。他被西醫抬走了,去精神病院。

    一道明媚如深紅骨髓的陽光灑進了教室的窗。

    “治療精神病人在中世紀有個好方法,叫額葉切除法,但這種方法后來被證實是不人道的,早已廢除。”

    生物老師激情澎湃地向學生講道,幾十道炙熱的目光緊盯著講臺上那罐福爾馬林里一片漂浮著的潔白的腦額葉……

    四、

    老中醫大概是下落不明了罷。

    無數歡歌奏響,王雄也在歡唱:“雖然降了三個百分點,但至少還有得撈不是嗎?”

    他冷笑一聲,披上白大褂、戴上口罩走進了手術室。

    其他都不重要,他才是小說的主角,因為又有人來求醫了……

    2018.12.19

    猜你喜歡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贵州快3开奖号码今天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捕鱼赚微信红包 沙巴体育在线博彩网 今天六开奖结果 赛车pk拾app下载 合买江西时时 双色球6中5计划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上海福彩4d今天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