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更多精彩

    仰望太阳

    2018-08-31 23:0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雪心 阅读:3228

    (面对太阳,我们不能一味地仰望,而应走出室外,用心感受,追随,爱情如是,事业如是,生活亦如是。)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23545;?#24515;头。”

    love嘴唇蠕动着,默默注视着从窗口射进来的一缕阳光,是那样的留恋和难以割舍,长又短的一生像?#24651;?#21010;过上空。无数年来,她一直?#26159;?#25317;抱太阳般地向往着超越?#38057;?#30340;自我,勇敢地追求理想和轰轰烈?#19994;?#29233;情,但顾虑和循规蹈矩的框子?#21767;?#32039;圈住。为了亲人和所拥有的,她没敢动一动地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同一时间地让生命一步步滑?#32533;攏?#38451;光散乱了,视线模糊了,双目渐渐阖闭,与此同时,另一扇人生的大门微微地向她开启。

    生即同床,死?#19981;?#21516;墓,望着枕边倘且懵懂的love,Joe当即想到了酒,是?#20204;?#31069;一下,畅开大饮了。几年来,独自一人面对阴沉沉的房室,除了一室的凌?#19968;?#26159;凌乱。没有女?#35828;?#23478;就不像个家,这还可以忍受,独处的寂寂常?#39038;?#28789;魂不自觉地战栗。他需要个伴,需要纯静的love。现在love从前世姗姗而来,这不能不让Joe畅饮一番。醉意朦胧中,看到love睁开了眼睛。此时的Love神志也清晰起来。环视房间一圈后,目光定格在他脸上,是那样的陌生而遥远。前世相守,今世上帝还要安排必须相守吗?两行清泪从她青春光泽的脸上缓缓滑过。就是她的美丽,她的忧愁,她永远捉摸不透的心。让他曾经的某一时刻怦然心动……

    love淡淡地注视着他,下床有条不紊地收拾着房间和脏?#19994;?#34915;服。

    Joe习惯地翻个身,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瞪着房顶出神。

    众多的日子堆砌得整整齐齐,方方正正。love踩着昨日走过的脚印,按时上班、下班。阳光温温蕴蕴地普照着大地,?#23545;?#30475;着自己的房屋。love忽然发现它是如此地破旧,一副摇摇欲坠状,是经受不住过多风雨的侵袭了。love把湿软的发霉的心房打开。周围人群一个个匆?#20063;?#32937;而过。莫名的难以释解的疏离之感悄然上升。“人最可悲的,就是太过于计较付出和得到的均衡,这也是导致人心遥远的重要原因吧。”like曾经说。

    Joe还未回家,不见阳光的室内永远是阴沉。love扭开所有的灯。打开电脑。?#35835;?#31069;》钢琴曲缓缓流淌室内。love斜靠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对面的墙壁出神。没有窗,只有一扇厚重的门的房间,阳光怎么能照射进来?修补一扇窗会很困难吗?外面稳重的脚步声让love抖动了一下身子,接着是铁门开启即而关闭的深厚声音。“回来了。”Joe看神思迷离的love一眼,不?#22836;?#22320;?#29677;擰?#20102;一声,猛地关掉电脑,打开电视。love习惯般地不怨不怒。“Joe,明天是星期天,一块儿?#32431;?#25105;父母吧。”“最近心?#24120;?#24037;作又忙,你自已去吧,代我问好。”

    在父母的关爱和怜惜下,一切身外的喜怒哀乐都?#38378;?#20113;烟,像一个不想挣扎,不想戏水没了生存能力的婴儿,只想在妈妈的摇篮里静静地睡,屋外传来老母?#36208;?#21480;的自言自语“这孩子,?#30475;?#22238;娘家就是睡,瘦瘦弱弱的,没嫁时多胖呀。可爱又健谈……”

    娘家木床上的梦中总再现不尽青春的亮丽。like仍是那件深蓝的西装。一脸的?#27704;?#30340;笑。她烦躁时,他?#24425;?#30340;小趣事能让她心平气和,他无穷无尽的笑语配上滑稽的表情、动作,总让好心胸开畅。在他关注的具有穿透力的深沉目光中,她被解剖得无地自容而?#20013;?#31119;跟感动……声音让love飞扬的梦境迅速惊变。“太阳就要落了,love,起床了。?#27809;?#21435;了。”是母?#33258;?#24618;的声音,是在娘家了。love懒懒地睁开朦胧的双眼,现实现世?#24535;?#26059;风般地让她怔怔。室内没有光线。like黑?#36861;?#26126;的眼睛仍在阴暗处闪动。

    又是黄昏了,是?#27809;?#21040;那属于自己的阴暗小屋了。love若无所思地问:“听说……like回来过。”love坐起抱住膝?#34164;?#22320;问。“没听说呀,有时听别人议论,他在这儿扔了工作跑到上海混得不错,你怎么一来就问他。”“我们同事时关系不错吗。”love把头俯在膝上,不由自主地陷入往昔,甜甜地,忧忧地。

    love站在秋风微微的石砌小路上神思。身后响来轻悄的脚步声。回头,like正拿枝随手?#19978;?#30340;野白菊花,阳光的笑,阳光的眸子,阳光的步伐人,像一首阳光的小诗舒展着……

    从小就多愁善感的 love漫步在濛濛细雨里,眼前是迷濛的树木,迷濛的屋舍,迷濛的大地。雨浓缩着生命的精华。像晶莹惕透的小精灵。纯净着大地。和斜对面迎面而来的like不期而遇。love惊喜地问:“你也?#19981;?#38632;吗?”“它是生命中最迷人最感化?#35828;?#19996;西。在它的抚慰中,一切的恩怨情仇都冲进了垃圾堆。只有雾里看花的抽象的含蓄的美,而且深远得犹如宇宙,谁能不?#19981;?#21602;?不管是工作也好,爱情也好,我们都该跳出惯有的思维,勇敢地打破常规,超越外界和自我,只有这样你才能拥有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一味地等待和退缩。自取死亡地把自己深埋在没有阳光的地洞里日日渴慕着阳光。不管怎样,我尊重你的选择。祝你新婚快乐,还有,我辞了职,明天就去上海。”

    他为了心中的坚持,毅然舍弃了所拥有的安逸路,迈向崇山峻岭、海怒渊深的征途,是那样的义无反顾,而自己……

    “表妹还没对象?”“唉,让你姨愁得很。”“愁愁愁!有什么可愁的,还?#24405;?#19981;出去?!”love神经错乱地发作起来。如果不是父母无形愁苦的压力,不是亲戚、朋友的闲言碎语,她怎么会草草把自己逼进无底洞。“你这闺女,要不是你及时,怎么会嫁给Joe,我的眼光没错……”“我?#27809;?#21435;了。“love突然兴味索然地说,并起身走出。一股?#38378;?#39118;破门而入。love不禁连打几个喷嚏。

    Joe正和哥儿们打牌,看到一脸倦容地走进来,微皱一下眉头,笑着亲昵般地说:“回来了。”?#21543;?#23376;回来了。”“我真嫉妒你。love即通情达理,又善解人意,不像我那位,整个?#25954;?#21449;。”我将来要娶个像love这样的就心满意足了。”

    love微笑着听他们的七嘴八舌。“谢谢大家。今天是周末,好好玩,我比较累,先去休息了。”

    love走进里间,拉开灯,关紧门才长舒一口气。坐到书桌前,《中国古代文学史》几天前打开的第一页仍是第一页。一度痴迷并孜?#25105;?#27714;的写作至今仍割舍不下。可是,灵感似乎消失殆尽。love从书柜里找出曾经呕心沥血的文章,轻轻吹掉上面细微的?#39029;尽?#33258;读自评着前世曾经晦涩而又不乏多彩的青春。年青时的日子如流水。在一页页故事中重温,包括她和Joe。

    她不想为了嫁人而嫁人。他也许不想为了娶人而娶人。她却作赌注地嫁了人。他也许作赌注地娶了人。新婚之初,也不乏温馨的回忆。love想一心一意做个好妻子,特别从医院回来。满怀着做母亲的喜悦,告诉他怀孕的消息时,他竟久久?#20102;?#19981;语。不久,在love下班习惯性沿着那条偏僻小路回家。熟悉的?#23548;?#36895;而来,她醒来时眼前是一片雪?#20303;oe正坐在身旁,双手紧握她纤弱的苍白的手。看到她醒来,一脸?#27809;?#22320;急切地反?#21767;?#37322;。“今天下班早,想到你身体不适,就急匆匆地去接你,本以为你还未下班,谁知……都是我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呀。”

    她忽然对眼前这个同床共枕的男人疑惑起来。她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从Joe事后长时间的悔恨和惊慌中,她感到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为什么这样做?love摇摇头,她不想再想了,她把自己全部交给了工作。身心的倦怠常让她力不从心地乏味。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感到?#37326;堋?#22905;真的?#38378;?#40657;暗中的独行者,迷茫无助地?#25112;?#20102;前世。新人生的起始又怎么是这样呢?”

    “love,开门!”love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已夜深零点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Joe扫视室内一圈,摸摸love的头发,温和地说。“我想看一会儿书。love?#32431;?Joe?#26159;?#30340;目光,慢慢拿掉他的手,走向书桌。《中国古代文学》仍是第一页。 love 翻到第二页,用手撑着头,呆呆地出神。Joe点燃一根烟,嘴张了张,?#31449;?#27809;发出一声。

    下班了,love赖在办公室里,让一天的?#36861;?#24930;慢归入沉寂。刚毕业走向工作岗位的欢欢从外面跳进来。”love姐,还没回家,是不是等大哥接你呀?”“贫嘴。人都老了,心也早就老了。哪有心情浪漫。”love长叹一声,语重心长般地说。“不就才三十岁吗?大姐,你能不能传些经。我用学生时代的思维对待社会,对待人生,怎?#21019;?#22788;碰壁呢??#34987;?#27426;瞬息由暗转阴。“初涉人世的这?#24535;?#20917;是每人所必须经受的历程。随着你视野的开阔,生活的磨炼,会慢慢适应的。为了生存,也必?#32999;?#24212;。但无论经受什么,都不要丧失自我和对前程的信心。”“你的一席话使我豁然开朗了很多。还有,妈妈整天给我介绍对象,今天和这个见面,明天和那个见面。我都烦死了。我总认为,与其稀里糊涂地嫁出去,还不如不嫁。?#38381;?#26159;自己曾经的?#30333;勇穡?#24590;么走着走着走到有家没有爱有工作没动力有理想没处突破的死胡同。“love姐,你在想什么?”“我在想,如果……如果你把握不住幸福。如果你不想跳进汪洋大海,还是不要放弃自己的坚持的好。人生几何?#28212;?#20040;都可以违?#24120;?#21315;万不能违背自己的心。”“love姐,你和大哥吵过架吗?”“没?#23567;!眑ove把目光移向别处。深邃的眼眸幽闪着。“但是,没有吵架的夫妻不一定是幸福的夫妻。?#34987;痘短?#31350;地思忖着。“不要刨根问底什么,你会慢慢明白的。?#27809;?#23478;了,有些事情是我们永远无法逃避的。只能勇敢地选择面对。” 外面夕阳正娇艳。love缓缓站起。这话是对欢欢说,好像又是对自己说。

    大自然中的空气总是无规则流动着,风轻爽地吹着。love感到头脑清爽了许多。like的举手投足,喜怒哀乐穿过时空飘然而来。?#26790;?#30340;心神灵秀的感觉悄然上升,诗情画意般的灵感跳出:

    当我把今夕的晚?#21363;?#23384;尽的时候,

    我的心?#35328;?#27700;里漂浮了那么久,

    轻轻地,轻轻地,

    载着你,

    看你用尽平生的智慧飞,

    却总难脱离我体地忽高忽低,

    毫无怨言吗?

    命运之水还是把你湿贴我体……

    到家,Joe正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love走进里间。关门拉开灯。让室内有点亮光。?#35828;?#24202;上用被?#29992;?#32039;头,把自己深埋在没有任何思维的寂寥中,不知何时,屋里响起震耳欲聋的脚步声,即而被子被掀起。Joe裹着一身酒气靠近?#19978;隆ove用力推开他,坐起用手环紧双漆。Joe一动不动地盯着love的背。“前世你不是这样的,是不是阴阳相隔时对我陌生了?”“Joe,我感到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love把话题转移开。“说吧。”Joe一副耳恭听状。“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反复回忆着思索我们从结合到现在所发生的大小事情,我总觉得我们的婚姻是个很大的错误。你应该找一个对你百依百顺全心全意为你的好妻子。而我不是。只是自私地?#31168;?#30528;我的?#31168;保?#25105;对你来说,除了一个妻子的?#25103;?#20301;置可谓是一无所是,所以,我请求你放手吧。”“我放手?好像我成天用绳子捆绑着你似的。我们结合是我情你?#31119;?#29992;错误一代而过是不是牵强?现在你不需要我了,我可离不开你。离不开这个?#24515;?#27668;息的家,越是不属于我的,我越?#19981;叮?#36234;舍不得丢手。总感觉那才是最好的。就像这屋里的床椅桌凳,它们属于我,任我为所欲为,可我总感觉它们特别不顺眼,所?#38405;?#36824;是死掉这颗心,安心做我的老婆。至于孩子,也如床凳,要不然我不会……”“你不会什么?你是不是心里变态?”“你怎么想随你。我累了,要休息了。你也早些休息吧。”Joe翻个身,拉过被子闭上眼。明知道一切,何必还要他亲口证?#30340;亍ove瑟瑟发抖着。

    第二天,love?#35753;?#33457;般地上班。欢欢迎面走来,仍旧笑盈盈地:“love姐,听说我们单位要正式载员了……你的眼圈怎?#26149;?#20102;?”她定睛看了看love的眼睛,吃惊地关切地问。“昨晚看书过了瘾,一夜无眠,真要减员了?”“听小?#32769;?#24687;这样说,不管怎样,?#38498;?#25105;们要有心理?#24613;浮!?/p>

    过了酷暑是寒冬。第一场雪飘落下来,私下传了许久的减员也终于正式宣布。love是其中之一。没必要问为什么。Joe和单位主要领导是老同窗,铁哥们,私下找她谈话说,Joe说你身体不好,又不指望你养家糊口,想让你在家安息调养,少花些精力。

    love?#24590;怎?#36292;地顶着风雪到家。母亲竟坐在沙发上。“love,天冷得很,想你这儿没棉袄,我给你订做件拿过来了。试?#38498;?#36866;不合适。”love看着母亲充满皱纹的慈爱的脸?#21360;?#21448;看着鲜红色的棉袄,情绪像开闸的洪水,决堤汹涌着。“妈……肯定合适,不用试了。”love呜?#39318;?#20239;在母亲驮背的肩头,呜咽成泣。“怎么了?和Joe吵架了?看刚才Joe出去买?#35828;?#26679;子不像呀。”“没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只是?#26029;病!眑ove努力?#31181;?#20303;自己。“还像个孩子。对了,你原先那位叫like的同事回来了。还到我们家?#36879;?#20320;个礼物。很精致的,但不像新的,我?#32654;?#20102;。”耀眼的血红心风铃像一个个同一的活蹦乱跳的心。love刚止的泪急速而下。那是流行做风铃的年代,学生时代的love?#19981;?#29992;红色做心形的风铃。参?#24248;?#20316;后,love把其中的一个放在办公桌上,一直默默关注她的like注视着她细微的变化,在一个夕阳如血的时辰,like恳求地拿去了。“他……他走了吗?”?#25353;?#20102;两天就走了。”“谁走了?”Joe提着一兜兜熟食走进来。“没什么,我正和like闲聊。”“哦,知道你心情不好,顺?#25077;?#20123;熟食方便你做饭……眼红了,怎么?#38752;?#20102;?该不会为我吧?千万不要向娘诉苦哟。”love看着母亲欣慰的笑容。欲言又止。“我太累了,真的坚持不住了,今晚你们想吃什么就做些吧。我不饿,要休息了。”“去吧。去吧。我今晚就不走了,还像年少那样任性。Joe,你可多担当着她。”

    love拿着风铃走进里间。关上门,把风铃紧紧贴在胸口,?#34987;?#22320;上,泪再一次奔涌而出。like深沉的忧虑的目光刺穿过来。好像在问:“love,无数年来我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你,想望着你,祝福着你。可是,你快乐吗?Joe懂得如何爱?#25077;穡?#21040;我这儿来吧……”“like……like……等等我,再等等我……”“love,love,上班就要迟到了,还不快起床。”love在母亲的呼唤声中费力地睁开眼睛。外面刺目的白雪,屋里?#21557;?#24471;格外的白亮,母亲也?#21557;陌琢说?#33080;正焦急地盯着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和现实大相径庭的梦。“Joe上班了吗?”“早走了,你不上班吗?”“我……我们单?#29615;?#20102;两天假,我的风铃呢?”love急切地寻求着。“Joe昨晚翻看不小心掉在地上摔坏了,就随手?#25317;?#20102;。说今天再给?#25077;?#20010;好的。”love心胸起伏着,嘴唇发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吼道:“我受不了啦,他这就是对我的爱。”“还是脾气?#24608;?#19981;就一个风铃吗?他不是要给?#25077;?#20010;好的吗?”“那?#20204;?#20080;得到吗?”

    撕心裂肺地发作后,love疲惫地昏昏睡去。所有的疼痛、愁苦都慢慢退却前世。剩下的只是窗明净几的屋舍,永恒的温馨?#20197;啊?#37027;里有她,有like……

    醒了梦,梦了醒,现实了幻觉,幻觉了现实。love躺在床上不吃不动地昏?#20142;?#22825;清醒后,感到头?#28304;游从?#36807;的清?#36873;?#27597;亲还坐在老位?#33579;?#20197;同样的姿态关注着女儿。但是她累了,似乎睡着了。Joe坐在书桌前,?#20102;?#33324;地抽着烟。“love,你醒了,我和Joe就要送你到医院了。我听Joe说了,他从朋友那里得知你下岗了。这有什么呢?家里又不缺钱,上班不上班又怎样?要想开些。”

    母亲回家了,室内仍是阴沉的寒风凛冽的死般的墓穴。love?#19994;?#32418;风铃的残容,小心疑疑地珍藏在笔记本的抽屉里。Joe买回的风铃每天发着刺耳的响声,常让love莫名地惊怵。也常常在Joe上班后,坐在室外的墙角边,细数手心的?#22369;貳?#30475;雪一点点融化。感受着阳光渐渐温暖。冬天近尾声了。春?#31354;按?#21457;了。love常梦游般地到火车站。望着到上海的列车出神。久久舍不?#32654;?#21435;。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love忽然领悟般地收拾好笔记本和红风铃奔向火车站。

    love风?#37202;推?#22320;站在like在上海的公司门口,久?#38376;?#24458;不定,太阳东升又西?#20142;恕?#20844;司上班了下班又上班又下班了,没有like的身影。门口的保安终于按捺不住,走过来问:“小姐,你找谁?”“我……找like。”“他早去世了。就在回家归来的第二天。”

    断线的风筝?#21561;从?#24736;地飘浮半空,?#36335;?#23601;是昨天,是前世,又是今世,而人已世世阻隔。阳阳两地。阴阴两地。谁知再相遇几度春。

    猜你?#19981;?/p>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贵州快3开奖号码今天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