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更多精彩

    拂了一身还满

    2018-04-13 13:0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似水流年 阅读:3051

    冬风一住,万物皆灰。

    他站在台阶之下,望着这枯涩的枝条,一切都已经落败。

    庭前的昏叶已经多日没有打扫,铺砌在这原本明亮的道路上,多了些萧条。

    萧条,本不就是这冬月所拥有的话语吗?

    但是,这里,却不一样,因为这里是皇宫。

    皇宫之内,又怎么会有萧条之色,又怎么可能有萧条之色?

    往日的笙歌早已经停歇,艳丽的歌舞早已经成了昨日的黄花,一切都是宁静的。

    宁静本应?#21069;?#38745;的,但?#21069;?#38745;却又是寂寞的,寂寞的源泉是什么?空虚还是无奈?

    人活一世,草活一秋。

    他生在帝王家,吃的是最上等的珍馐,穿的是最华丽的绸缎,用的是最珍贵的金银玉器,但是他却没有做帝王的威信,更甚至是能力,因为他清楚自己,更了解自己,他是一个文人,更确切的说是一个词人。

    这种动乱的年代,文人治国本就是一个不切?#23548;?#30340;愿望。

    家国天下,一切都将成为一抔黄土。

    他的?#36335;?#24050;经皱了,头发已经多日没有梳理,清秀的脸庞上多了丝沧桑,那原本挺拔的身躯渐渐的佝偻起来。

    他累了,更倦了,因为他是一个文人,文人的心本不就是细腻的吗?一颗细腻的心,怎么经受得住战火的摧残?

    他抬头看向那漆黑的夜空,残月上柳梢,只?#36824;?#27809;有了绿叶的柳树,又怎么会有黄昏?#31513;?#32422;的甜蜜。

    他脑中浮现出父王临终前的话语,只?#36824;?#37027;一切早就被他抛之脑后,现在想想却是最珍贵的话语,他回忆起了与父王一起的?#32526;Γ?#21364;无力的笑出。

    一个人若是懂得了回忆,那就说明他的心已经老了,一个心老了的人,早已经放弃了一切。

    突然间,风起,冷意袭遍了他的全身。

    皇宫之内,又怎么会有如此冷冽的寒风呢?

    不知何时,一个艳丽的女子身着锦袍,站在了他的身后,双手拿起一件狐裘披在了他?#28165;?#24369;的身躯之上。

    他没有回头,只是伸出右手,握住了搭在他肩上的纤纤细手。

    过了许久,他开口道:朕,真的错了吗?

    女子轻轻的把臻首靠在他的肩膀上,脸上带着笑意,道:皇上,世间之事如何有对与错之分,您继承了皇位,本就是天命所定,盛衰之说,亦本是上天所决定的,岂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27531;?#25972;个天下,也只有她能够给予他真诚的笑意,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朕不是个?#27809;?#24093;,更不适合做皇帝。

    夜已深。

    冷,冰冷。

    他们两个握在一起的?#32456;?#26089;已经没有了温度,剩下的只有沁骨的寒意。

    他们享受这一刻的温存,因为明天不知道还有没有太阳,就算是有太阳,他们又是否能够看得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轻轻的拉住她的?#32456;疲?#25918;进自己的怀中,因为他的怀中还有温度,因为有她给他披上的狐裘。

    长道上昏叶堆积,微黄的烛火一直延伸到前方。

    城墙之上,不断来回走动的人影,?#31508;?#30340;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眼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是留恋,是遗憾,是自责,还?#21069;没冢?#27809;有人知道,即便是他自己,亦是想不清楚。

    一个人,在最看不清楚自己的时候,却能够想通许多以前许多困住自己的难题。

    他是个聪明人,不?#28784;?#19981;会写出那么多流芳百世的?#26159;?#21482;?#36824;?#20182;的聪明才智并不适于

    如果不是大哥入主东宫后毒杀了叔父,这皇位应该是他的?#26705;?#22823;哥的才华能力,是他所敬佩的,如果真的是大哥登基,他或许真的成为一个自由自乐,流?#35760;?#21476;的词人吧。

    只?#36824;?#20154;生之事,又岂能回首?

    他看着远方,眸子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冷冷的道:朕要?#26412;?#30343;甫一家。

    他身边的女子,淡淡的道:皇上,?#26412;?#30343;甫一家又有何用?

    他厉声道:如果不是他们皇甫家的人,朕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皇甫家的谗言,朕又怎么会杀害了朕的文臣武将?

    当一切都已成了定局之说,即便?#21069;?#25152;有的怨恨都发泄在别人的身上,又有什么用?

    世上多得是悲愤之人,却没有多少人能够了解悲愤产生的原因。

    他是一个帝王,除了这国破家亡的时刻,又有什么人能够给予的了他悲愤?

    即便是她的姐姐去世,他却很快拥有了她,他所谓的红颜知己。

    姐妹同侍一人,在这个时代本不就是最正常?#36824;?#30340;事情?

    她没有令他失望,她好音?#26705;?#20182;是个词中圣手,她礼佛,他信佛,夫唱本应妇随,尤其是他作为一个天子,更应如此。但是他却为了她成了妇唱夫随,把这祖宗留下的基业,这大好的?#30001;劍?#24403;做了他们欢乐的场所。

    视天下如儿戏,这本就是亡国的征?#20303;?/p>

    他看了看他的身边,除了她,早已经没有了他人,?#20999;?#38463;谀奉承之辈,早已经溜之大吉,?#20999;?#21407;先怕他之人,早已经离他而去,他的脑中出现了四个字:?#24405;夜?#20154;。

    即便是拥有她,他亦是?#24405;夜?#20154;。

    她安慰得了他的心,却安慰不了他的神,当心神二者缺一之时,谁又不是孤单寂寞的呢?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他记得这是他写给弟弟的思念之词,但是多年之后,谁有能够记得他,还他一个拂了一身还满?

    夜更黑,风更加的凄厉。

    他的心情如同这风中的枯树一般,绝望却又怀带着希望,只是这希望,却是如此的渺茫。

    希望是一件好事情,只?#36824;?#24403;希望被扼杀的时候,却是人崩溃的时刻。

    他听到了刀枪之声,听到了嘶喊之声,更听到了轰隆城墙倒塌的声音。

    这声音是绝望的声音。

    那三丈高的城墙,就好像是一层薄薄的宣纸一般,被搅得粉碎粉碎,那原本坚固的石头,就好像是快要来到的雪花一般,飘舞在空中,这一切,即便是在黑暗之中,显得亦是如此的清晰。

    他的身子,晃了几晃,像是随时都要对倒下。

    他的眼中,不知何时眼泪已经留下。现在的他,才知道原来他的眼泪与他人并无诧异,也是如此的清澈,但是已经晚了,他的眼泪,只留给了他自己。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多少年之后,这残破的行宫,是否有人能够记得它的辉?#20572;?#35760;得他的千古风流。

    他身边的女子,双手紧紧的搂抱住他,看着他那苍白的脸庞,展颜一笑。

    这个男人是懦弱的,但是却是她一生的挚爱。他为她舍弃了大好的江山,她又怎门能不去笑呢?

    世事无常,人生本就是个?#21482;?#20043;说,莫听世上众人云,谁又能最后说一句拂了一身还满。

    猜你?#19981;?/p>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贵州快3开奖号码今天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code id="c6oko"><samp id="c6oko"></samp></code>
  • <bdo id="c6oko"></bdo>
  • <input id="c6oko"><label id="c6oko"></label></input>
  • 十二生肖返水 比蒙传奇电子书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新时时彩财付通 桑普多利亚队服 寻仙手游最佳平民职业 天天酷跑游戏电脑版 月光宝盒注册 天津体彩泳坛夺金 cmd体育打水